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娱乐 > 影视大观 >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导演不仅能演 还是位爵士 血常规

2017-11-12 15:26   来源:未知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导演不仅能演 还是位爵士 血常规


  这个周末,新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正在影院中热映。单是这个片名就足以唤醒观众们的亲切感和儿时回忆。上世纪80年代,《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阳光下的罪恶》是最经典的译制片,也让留着大胡子的波洛神探形象深入人心。

  如今,全新的《东方快车谋杀案》聚集了奥斯卡级别的卡司:米歇尔·菲佛、威廉·达福、朱迪·丹奇,还有“杰克船长”约翰尼·德普,尽管他的戏份不多,但是举足轻重。比起过去在电视荧屏上(该片多次在电影频道上播出)看波洛探案,这回《东方快车谋杀案》用65mm胶片摄制出的画面,在大银幕上有着更加难以抗拒的魅力,每个演员的表演,都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你进入那个哪怕大家都已经知道结局的故事里。

  

 

  wink——“就是我”

  执掌这一切并作为主演重新演绎波洛神探的人,就是英国导演&演员肯尼思·布拉纳爵士。

  得体、礼貌、可靠,任何人对于一位英国绅士的固有想象,都可以在肯尼思·布拉纳身上找到。当然,他还像他的英国同胞一样,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喝一杯茶。

  比如采访当天,我走进采访间看到的一个画面,就是他趁着工作人员调试灯光器材的空隙,端起了茶杯。真是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合身的羊毛西装,搭配了一条略带俏皮的条纹领带,这位爵士并没有那股“咄咄逼人”的明星架势。

  如果给他加上“英国最会演戏的男人”头衔会遭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科林·费斯或者加里·奥德曼的影迷异议的话,那么显然,他肯定是英国导演中最会表演的那个人。肯尼思·布拉纳是纵横英国戏剧界和电影界的一位“全才”,也因为他的卓越成就,在2012年他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称号,这也是英国演艺界人士在本国获得的最高荣誉。

  

 

  莎剧王子们都少不了和头颅合影

  英国演员有着优良深厚的戏剧传统,肯尼思更是“莎翁剧王子”。他1982年初登舞台主演的作品《同窗之爱》就获得了评论界肯定,成为了年度新人。(作资论辈的话,恰好在他之后,刘易斯和费斯都主演过此剧)之后他主演的《亨利五世》和《第十二夜》都是场场爆满的经典作品。从1989年执导电影版《亨利五世》开始,他开始在电影界有所建树,并前往好莱坞。他执导过《雷神》、《灰姑娘》这样的全球性商业大片。对了,“洛基”汤姆·希德勒斯顿正是由他挑选进了超级英雄的世界。

  如果不是在电影里戴着波洛的大胡子,你一定会记得,他就是《敦刻尔克》中那位海军指挥官博尔顿。

  就在今年4月,代表英国戏剧及音乐剧最高奖劳伦斯·奥利弗奖授予了肯尼思特别奖,以表彰他对英国戏剧作出的杰出贡献。他今年还获颁了电影领域的大不列颠奖的艾伯特·R·布洛柯里奖,在典礼上,给他颁奖并致辞的人,正是克里斯托弗·诺兰。诺兰在致辞中,特别提到了1996年的电影版《哈姆雷特》。“很多人说,《东方快车谋杀案》使用65mm胶片拍摄是受了我的影响。恰恰相反,是我受到了肯尼思的鼓舞。”他也不忘幽默一番:“就像在场的大多数一样,我和你们都很荣幸,假装自己看过了那个电影。”

  

 

  布拉纳在《雷神》片场使用胶片摄影机

  在对于胶片的选择上,布拉纳和诺兰的确很有共鸣。他不是那种追逐新技术的电影人,他更在意如何用传统的技术,却在视觉上和表演上, 给观众提供全新的感受。对于导演来说,这才是真本事。比如,电影中在叙述雷切特被害的情节时,使用了一个“顶拍”的手法让观众以上帝视角审视列车上发生的罪恶,而非简单带入波洛的视角,“遇到罪案”接着“去破案”。在结尾处,极富仪式感和象征意义的对话方式,也让观众从两个方面的角度看待这起案件,得出自己的看法。

  

 

  在波洛的设计上,布拉纳和本片的造型设计师卡罗尔·海明甚至专门花了9个月时间调研和设计他的大胡子。因为在布拉纳看来,波洛的胡子像是人物的一种伪装,并且随着故事的发展,胡子的变化(是否齐整)也是对于人物状态变化的体现。然而,由于这个胡子实在是太抢眼了,当演员们在第一次看到导演如此出现在片场的时候,都笑场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尽管新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在某些情节和人物上作出了改编,甚至加入了两场动作戏,但是,这确实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老电影”——让观众看着大银幕上的一切,和角色一同经历一段难以忘怀的旅程。

  专访肯尼思·布拉纳——“大家现在羞于用传统的方式拍电影了”

  

 

  腾讯娱乐:是什么让你在这个时候选择推出全新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呢?

  肯尼思:在我看来,《东方快车谋杀案》在悬疑的外表包裹下,始终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总是少不了那一段旅程,一段让观众可以回到那个黄金年代,乘坐那趟列车,目睹难以置信的景色——耶路撒冷、伊斯坦布尔、阿尔卑斯山。这个环境本身就带有一个悬疑故事的孤立感和疏离感。还有车上的12个乘客,观众可以看到12位真正的电影明星展现他们的精湛演技。

  对我来说,当我再次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仍然被故事中的热情和古典的主题所打动,让我对重新讲述这个故事充满热情。这并不是什么一个寻找的无聊项目或者只是单纯让我觉得有趣而去挑战,这是一个真正让我有感而发的创作。

  腾讯娱乐:就像你说的,电影中重现了许多细节来还原那个时代的风采,这对于故事来说有多重要呢?

  肯尼思:这其实和我一段儿时回忆有关。我记得我小时候和我被家人带着,父母、兄弟一起去贝尔法斯特(北爱尔兰)的戏院看电影。那个时候,戏院里的银幕巨大,是那种,真正的宽银幕。每次我看电影,我都被银幕上发生的一切深深吸引,好像我融入其中一样。那和现在什么3D电影的体验完全不一样。对一个导演来说,两种媒介的叙述方式是不同的。

  

 

  所以这一次,我非常想给观众那种最纯粹的“电影感”,那就是用最传统的电影制作方式和拍摄方式。这就包括了重建宏伟的车站,让观众体会到那种敬意。以及展现那种画面中的壮阔感,让列车横穿整个欧罗巴大陆。(东方快车列车始于1883年,是历史上第一列横跨大洲的火车。设施豪华,深受上流社会喜爱。从法国巴黎到象征东方世界起点的伊斯坦布尔,只需要三天半时间。)

  我很想念我儿时的那种坐在戏院,走进银幕的感觉。我们不知怎么得都有点羞于用传统的方式拍电影了。

  我知道现在大家有了更多更新奇的娱乐设备,iphone什么的。今年早些时候,我有幸和克里斯托弗·诺兰合作了《敦刻尔克》,那也是一部杰作,不只让观众看到,听到,更可以体验到。我觉得观众始终需要这样的电影,它像一份请柬,邀请观众走进影院,赴一场大银幕之约。

  腾讯娱乐:作为导演,你有12位出色的电影明星、演员听从你的“指挥”。这样的导演工作是不是再轻松不过了?

  肯尼思:实说实说,他们真的都太棒了,真的让我少了不少烦恼。然而,拥有这样的卡司,我更要时刻准备好。因为好的演员,你不能浪费他们的能量,也就是爆发力。我的方法是不在现场说戏,不排练,不对戏。我会和他们在开拍前很久,几周,甚至几个月前就交流关于角色的内容。到了现场,坐在东方快车上,他们已经胸有成竹,一说“开机”,他们就是那些角色,根本不需要怀疑。像这样的电影在镜头前,作为导演,你要做的就是乖乖站到一边。

  

 

  导演波洛在片场

  我的确是执导约翰尼·德普,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他要怎么去演,该怎么演。米歇尔·菲佛,她自带气场,让你在表演的时候需要迅速反应。就像诺兰在拍摄《敦刻尔克》时候那样,和最好的演员合作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提供一定的帮助,然后别帮倒忙,用镜头纪录下足矣。

  腾讯娱乐:这样子的话,你在现场让他们“再来一条”看起来很难啊。

  肯尼思:其实这些最好的演员们,这些经过时间和作品磨砺过的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乐于沟通。他们乐于听到建议,并不抗拒。比如我和德普的一段戏,就是我们吃布丁对话的那场,我们拍了几个小时,大家都有即兴发挥的部分,我们也互相讨论哪里比较好,哪里可以换个方式,我们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无论是德里克·雅可比、朱迪·丹奇还是黛西·雷德利这样的年轻演员都是如此。尤其是黛西,给这个剧组带来了一种新鲜感和活力。因为电影不止有画面,作为导演,我对与视觉上的一切心中有数,而台词和对话,都来自于表演,并且是随着这段旅途一起开始的。

  腾讯娱乐:电影的最后部分,也就是所谓的“审判时刻”,你选择了一个仪式感强烈的形式呈现。这样的设计和你之前戏剧经验有所关系吗?

  肯尼思: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故事中,你总能找到这样一个经典的情节,她的主人公把大家都聚集到一起,将证据、线索、推理过程等等一展而尽。我想要改变的是,如何让这个答案有更深层次的含义,而非谁是凶手和怎么犯案而已。就像观众看到的一样,在电影的最后,12位乘客坐在长桌边,像是《最后的晚餐》中藏着犹大一样。同样,这12位乘客也在审判波洛,因为12个人也恰好是一个陪审团的规模。

  我想,所谓戏剧感也和电影感有某种程度上的相同之处。你想说的可能是我为什么要用这么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场景,而不是用电影化的,大家坐在车厢里,一个个镜头切特写这样的手法。因为在我看来,当电影中我们开始展现全景的时候,剧情同样开始非常深入,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抛出,一次次去触及那个最原始,最首要的罪恶开始的地方。我想这样,观众更能感同身受。

    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